锦城虽云乐。

=檀楚。
云泥虽别,尘亦生辉。

【楚遗风/萧疏寒】顾春风

出自楚留香手游。斜线无顺序意,即无差,用本武当弟子最后的尊严为掌门续一秒。(…

是装备描述里二人镇玄初见+掌门十五岁连挑七人的梗。我嗑爆这两位…顺便,有没有同好来腾讯找我玩呀,语c/摸鱼/聊天都可以的那种。

tag应该是这么打的…吧。


顾春风


柔风作剪,裁尽满城悬丝。

早春时节细雨绵落,飘飘洇透衣袖。楚遗风单手支伞,五指环住竹制伞身已是恰好,其中却还捏了个不大不小的酒葫芦。便是如此也未教他将另一边掌中的剑悬回腰间,只斜斜提握着剑鞘,浑似个初得神兵利器、爱不释手的公子哥。看似是悠闲,偏偏他走得颇快,自过庄门到入议事厅,直穿了偌大山庄,也不过盏茶功夫而已。

却仍是迟了。...

8 133

【填词】眉不低

词中梗全部来自某人lofter和名朋上的文字,都是断章取义,没有什么深意。就像锦城虽云乐,久梦亦低眉一样。(………)
斗胆文字游戏一回,祝仙总@久梦亦低眉° 生日快乐呀。

眉不低

曲/我本人
词/檀楚

她梦飞鸟游落渊底,
亦海鲸肋生出羽翼。
醒后自疑:多惊艳生息,
配此,陆离梦境?
轩窗下一夜听风雨。

幻疆中朝暮常拾级,
启缄折江南春半枝。
任这薄礼,绊住若蛛丝,
悬于,光阴罅隙,
人海流浪过从来未出离。

如相媲,荒古星宙之不望与无极,
纵竭力,不过似寒蜩留不得行迹。
既无命,于生死间游走窃到快意,
她宁许,梦履千秋从来眉不低。

她曾见陨火落身际,
闻蜚言银河将溃弃。
倘这世间,吝惜分毫至,
真有,天光不及,
又何如攥只...

2 5

【kpl/猫狗】喵喵汪汪嗷

CatGod/Jungle,斜线无顺序意。
题目瞎掰,只是几个段子。丧失原则的cp向擦边球,他们太甜了…耗尽我的恋爱脑。
某种意义上的无关真人,请谨慎观看。
…说起来,第一次搞这种意味的rps,还有点小刺激。(…)

1。
劣质耳机嘈杂迫人,不倦作弄断讯般的声响。解围巾时不意擦出的静电顺势流入耳道,他一顿,下意识揉了揉耳屏。
语音那边的人约是被他连累听了杂音,正变着法喊他,本名到外号,尾音拖长如出一辙。
猫,猫?…陈正正,陈歪歪,猫神,CatGod——
你在干嘛呀?
…太吵了。噼里啪啦咚咚咚,胸中鼓鸣里他走神,想这人一下台吐字都无个轻重之分,绵软乡音中近乎稚嫩。有人在评论形容是奶声奶气,他对着手机笑半天,没给当事

10 44

【kpl/双A】巷口

kpl队拟,即AG超玩会/AS仙阁。

最后一场后就决定要写,私设很多,拖到今天还有点意味不明。…很喜欢他们,是男神和初恋的关系(。


巷口


沉厚的门在身后将关未关,缓缓拢出指宽缝隙。而过耳人声依旧宣沸,似有千百个身影混乱相叠于隙中,教他以余光管中一窥——实则不过幽长廊道里晃了人眼的邃暗,几分钟前在他足下拖出摇动的影。

他是常走这里的。

在某次久远到记不清晰的落败后,有人左顾右盼地瞒过队员,拉着他溜溜达达绕到后门外的小巷里,教AS抽了诞生以来的第一支烟。湘音浓重的普通话在那人嘴里愈不正经,东拉西扯,赛后一支烟的论调翻来覆去。他便配合地不去回想,只一翻眼表露不屑,默不作声品出烟...

2 25

【kpl/AG】星河

无cp向,涉及梦泪/屿秋/老帅与相关英雄。完全是脑补人物的产物,大约没什么还原的可能,见谅。
这个赛季事情很多,…但还是最喜欢他们三位和AG啦。除此以外,想说的话都在下面了。

星河

“是我。”

略略窥见那人面上一掠而过的意外,孤身提枪而来的将军笑了笑。也是当然,他想,不提如今情势,他似乎也并不是非来不可的那一个。

诗酒行吟的剑仙,红裳鬼面的刺客,边关飞沙中艳异飞镰勾魂索命,王都里背负飞轮的密探面容稚嫩,西来僧侣敛眉合掌,似一座怒目金刚。而最初相逢的女子月下挥剑——

他有他的千军万马。

枪尖凝出细小黑暗,于桌案上一点。也不见他如何用力,便跃身落在摇摇欲坠的书堆之上。到了可以平视的位置,韩信却忽...

2 29

【丕植】过隙

踩着十月的尾巴混更新,伪史向,言情且OOC。

过隙

琐窗上树影一摇,风声里间着簌簌涌进屋堂。

来人径自越过木槛,收敛无前姿态略一驻足,将久磨风雪的氅子与一身料峭俱留在门内一步处。他未作声,昏灯老烛照不尽的室中伏着醉乡归客,界限难割的阴翳与似有似无的酒息教轮廓柔和,形容愈清瘦。

曹丕站在原地,并不关心何时能等来有意或是无意的醒转。薤上露,何易晞,少时光阴朝露齐咏,时至今日,终可以不在乎。何况他本不是事事牵心之人,哪怕四十载天梭一旋,固然有憾,未及太多不舍。

便也只多少春秋来去,戏武弄文,陛前人瞳中光影明灭几要吐尽七情——才催换株斜生棠棣,颓萎犹见不言旖旎,再令他今宵回梦三刻。 

向...

1 55

【填词】走笔情人

平生唯撰一情书。
大概是,一个低端文手的告白。名字想了很久最中意却是原曲。…然后附上几个月前写的部分,已经跑题了,但是原梗。

倘有春秋笔力,应写山河社稷,家国负肩。朝堂到边关三千里路,在白鹤振翼的氅下,乌骓奔鸣的蹄间悠然掠去。或也途径江湖一汪,快意恩仇,醉中掷剑入冰河,沉下后再无人得。写一个,古往今来千秋里的第一人,教凡俗众生惊鸿一面便弥足难忘。
若是容得私心狡黠,要留到最后的最后,穷尽闲情温柔辞笔,琢磨三月,写一双动魄眉眼。
再冠一个,爱人姓名。

走笔情人

曲/蜃楼
词/檀楚

“自我后永有千万人,爱慕你。”

可曾出鞘寒锋,卷宿雪,吻过眉弓?
可曾马踏秋泓,映关月,落入眼瞳?
风雨可浣去,他剑下流红?
孤脊可承山河几...

6

【酒鱼】江湖

一个不太好玩的武侠AU,大势之下各行己事最后重逢的故事。勉强能表达出完整情节就满意了。
是军训期间的摸鱼,在此意念呼唤同训练共酒鱼的仙总。(…)

江湖

别时只当是小别。
温酒饮去大半也未生多少闲情,李白信手提了竹箸,尖儿上一点残酒,挥腕挪指间在桌案上留下飞扬水痕。对面之人倾过身,月下闪动的水光构出倒行字文,潦草间剑意沛然。
长安。
不等庄周念出那座震动江湖的煊赫城池,李白以箸身轻轻敲在青玉杯沿上,发了声佩环似的清响。

“他年若死,还劳子休为我织一梦容身。”

泰山一字道来着实轻巧,他仗虚造醉意胡言,旋又谈及应有山水如何,屋舍如何,美酒如何……当年孤剑游历三千里,足够初来者识尽人间绝妙。
旁人终究难以浑不在意地附和...

4 43

姜维蓦然睁开眼,帐顶昏暗重重压落目睫,连星烛寸光也无。他向来清醒得快,连日奔劳也没那似睡非睡的倦怠劲儿,自然借不来余梦肖想面容。

帐外风声太过凛冽,浑不似初来入蜀时日,处处温柔。那时候国号并无如今辉煌如幻梦,他在成都愈盛的春光里沿街缓行,细细打量着陌生都城里的一户一家,至今难听惯的蜀音也觉趣味。

倏忽间有骏马奔来,马上人仗身了得骑术,直至他身前方才勒缰。白驹嘶鸣,前蹄惊踏尘土,姜维抬起头,见得个银甲负枪的少年郎。那人松开马缰,腾出手拭了把鬓边薄汗,云纹抹额下一双笑意明朗的眼,半点不见风尘倦意。

“伯约。”


——而如今温柔何来?

铁蹄将迫的成都里长街萧瑟,无名瘦马折足沙...

2 13

救命恩人竟然对我和哥哥装B。

竟然有后续,没想到吧。

依旧是铠约/双兰前提,玄策视角误bei解pian向。搞不懂弟弟人设啦,以为是敏感少年结果技能那么炸裂。傻白甜OOC,打我也没用,隔空反弹。

前文→露娜视角


01.

大家好,我是百里玄策。

作为你们所知的长城守卫,兼官方认证的团宠,其实日子过得还挺不错。

毕竟长城这地方一年到头也没多少人,算来算去就是我们几个。有我哥哥占据厨房统治地位,再加上我师父和我们队长好像有点小矛盾(我觉得),所以队长老想拉拢策反我(应该吧)。我们队长,人称长城一爹……不是,长城一姐。

总之,我一通电话就有一百个百里守约在你家楼下观察,还有二百个花木兰在你家楼下做菜。

我的

 
1 / 4

© 锦城虽云乐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